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只是一顿普通的午餐 鞋交/射精禁止/言语责骂/榨死/人格崩坏/(萝莉!)】【作者:INDDUCK】
【只是一顿普通的午餐 鞋交/射精禁止/言语责骂/榨死/人格崩坏/(萝莉!)】【作者:INDDUCK】
字数:7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直到被放上餐盘都不会知道自己是食物

  「放开我!你们这群家伙!」一间豪华的房间里,被两只魅魔绑着推进来的,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对淫魔作战第三小队的队长,托奇

  而他旁边,坐在扶手椅上的,是这附近一大片区域的魅魔的首领,艾格娜。被纯白色长裙覆盖着的娇小的身体背靠着比她还高的凳子,充满稚气的童颜仿佛在诠释着她的弱小,一头及腰的金色长发象征着属于高阶魅魔的标志,身后的魅魔独有的尾巴从椅子中间穿出,在空中随意地挥舞着,裸露的双腿蜷曲在椅子上缩成一团,她托着托盘,小口啜饮着杯中的产自人界的红茶,似乎没有看到托奇的存在一样。

  许久,她将托盘放在一边,站起身来,穿上摆在地上的一对高跟鞋,挥手示意两名魅魔出去,她们立刻鞠了个躬,带上房门离开了。

  「你是……谁?」托奇抬起头,不甘心地问

  「我吗?我呢……呼呼,不就是你们的目标吗?请不用客气,叫人家小艾吧」少女轻笑着,轻若无物的双脚踩在地上,居然听不出高跟鞋发出一点声音,「大叔你被绳子绑的很不舒服吧?要不要人家帮你解开呢?」她蹲在托奇的身边,面带笑容着用血红的双瞳凝视着他

  「呸……!我不需要你们这些卑贱的魅魔的怜悯!」托奇挣扎着,向着艾格娜的方向吐出一口唾沫,很遗憾地,艾格娜如同跳舞一般很轻易地扭动了一下身子躲开了这次攻击

  「哎呀,这种还很新鲜的食物,真是太棒了……」她微笑着站起身,将自己背后的黑色尾巴一甩,抓在手中,如同品尝冰淇淋一样,用口中娇嫩的小舌舔舐着尾巴末端的肉穴,很快,空气中弥漫着从那肉穴中泄露出的香甜气息,少女面色潮红,舔舐的速度也变快了起来,尾巴泄露出一滴滴透明的液体滴到地上立刻挥发消失,使得室内那令人迷醉的香味更加浓厚起来

  「这……这是什么气味……」托奇被这股奇妙的香气所浸润,下体不受控制的开始变硬,他尝试着在地上摩擦自己的下体,试图用痛楚阻止自己的勃起,但是,毫无效果的,下体从跨股间耸立了起来

  「哈啊……哈……」满脸绯红的少女将自己的尾巴放下,翘在背后,不由分说地将穿着乳白色高跟鞋的小脚塞向托奇,「不——」还没来得及说话,白色的鞋跟已经塞进他的口中。他立刻咬紧牙关,将那鞋跟咬住。少女露出残忍的笑容,扭动着脚,将托奇的脸当作擦鞋布,用鞋底在他脸上用力地摩擦着

  「好痛——」托奇心中想着,越来越用力的咬紧牙齿,防止那鞋跟直接插进自己的咽喉,鞋跟与牙齿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脸部的皮肤被这样用力地摩擦好像已经要渗出血来

  「但是,身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看向自己的下体,那根原本就已经耸立起来的阴茎,居然因此而变得更加膨大了,「大叔变硬了吧?」少女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人家的体香,能够让闻到的人受到和疼痛相符的快感,而且……还能这样哦——把嘴松开」

  托奇下意识地松开口,瞬间那锋利的鞋跟直接插入他的口腔,正对着他的咽喉

  「能够操控人的动作,很方便吧?」艾格娜舔了舔娇艳的嘴唇,「不过,很遗憾的是,人的意识完全操控不了啊,所以大叔现在应该非常痛苦地,品味着痛苦带来的快感吧?——把嘴闭上」托奇的嘴如同磁石一般吸在一起,紧紧地含住那冰冷的鞋跟。

  「唔嗯嗯嗯嗯嗯——!唔唔唔——」少女看似软弱无力的小脚此时却如此沉重,死死压住他的脸,鞋底凹凸不平的花纹不停地碾压着,将他的皮肤磨破,流出一粒粒血珠,「被女孩子的鞋子磨得很痛吧?不过,大叔现在也应该被快感折磨的要射了?」少女贪婪地看向颤抖着的阴茎,「那,就让你解脱吧——用手握住自己的阴茎开始自慰」她轻轻一拉,他手上的绳子立刻滑落在了地上

  「唔唔——唔唔——!」托奇无助地发出呻吟声,但是嘴巴却如同吸盘一样死死地吸在了一起,他看着自己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的手不听使唤地伸向自己的下体,握住,疯狂的撸动起来。「呼呼,看你这幅样子,平时也肯定有很熟练的自慰吧?身为对淫魔小队的队长,却还无法忘怀性欲……你真是没用呢」少女轻笑着,看着他手中的动作越来越快,「啊,差点忘记说了——不准射出来」那根被握住的膨大的阴茎突然一停,如同抖糠筛一般颤抖起来

  「唔唔唔——!唔唔唔——」「看到你这幅自慰的模样差点忘了大叔你是队长呢,还好没让你射,不然人类的脸都被你丢光啦」艾格娜戏谑地看着托奇因快感而发红的双脸,「我听说,你们会在被榨精的时候咬自己的舌头,来让疼痛终止自己的快感呢,不如我们来试试吧?——舔我的鞋跟」

  「……唔——」失去自己舌头控制权的托奇,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舌头在那鞋跟上舔舐着,就好像主动把弱点暴露在刀子面前一样,他感受到自己的舌头已经被割出血来,但是那钻心的痛苦却伴随着阵阵令人发疯的快感刺激着自己的大脑

  「这不是,做的很好嘛,一开始那副威风的模样哪去了?」少女轻蔑的看向脚下痴迷于疼痛所带来的快感的男性,「——张嘴」如同被按下什么开关一样,男性的嘴立刻张开,艾格娜轻巧地将鞋跟从中取出,他口腔中已经鲜血淋漓,但少女纯白的鞋跟却好像不可玷污的圣物一般,没有沾染一点血渍。「刚才,队长先生想对人家吐口水来着吧?」她弯下腰,笑眯眯地俯视着绝望着,张大着嘴的托奇。她轻轻抿了抿嘴唇,微微湿润的唇中渗出一丝黏稠而又淫靡的液体,一滴,一滴,汇聚成一坨,「呸」那团从少女口中分泌的液体径直落入托奇的口中,「呸,呸,呸」好几团唾液坠下,很快在托奇的口中汇聚成一滩小池。「啊……啊……」托奇尽力阻止自己的喉咙吞咽的动作,无助的发出呻吟

  「队长先生,有没有发现,自己的思维已经变得很奇怪了?」少女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你看,明明人家没有不让你躲吧?自己张大着嘴把魅魔的口水接住,你该不会已经背叛人类了?」「而且,人家也没有让你舔得那么用力吧?自己把舌头舔出血来,是不是说明你早就想被人家踩着,想舔人家的鞋子了呢?」她又指向托奇快速撸动着的双手,「自慰的那么用力,说明你本来就很想在魅魔眼前射精吧?」「我早就知道了哟,大叔你——」她用血红的双瞳凝视着托奇,露出淡淡的笑容,靠在他耳边,「是个抖M呢」

  少女悄无声息地脱下鞋子,将鞋底塞进他的口中,如同刷牙一样,用凹凸不平的花纹在他的舌头上来回摩擦着。而托奇,已经被少女的一番话打动了,自己只是一个普通小队里的队长,在上面的人眼里,只是随意牺牲的棋子而已吧?情报,机密之类的东西一点也没告诉过自己,就算这样被魅魔玩弄,也没什么影响吧?「我……或许真的是个抖M呢「他无助地想道,他的嘴合上,将少女的鞋尖含在口中,感受着少女的唾液在口中黏滑的触感,用舌头奋力舔舐着,」没错,就是这样,唔哼哼「少女开心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尾巴在地上兴奋地拍打着,手握着鞋子,节奏越来越快地摩擦着托奇的口腔

  「咕咚」伴随着吞咽声,托奇终于放下了心理防线,将少女在自己口中积蓄的唾液一口气吞下去。「呼,」少女轻叹一口气,露出轻蔑的表情,「你是不是还想要更多人家的口水?」托奇无言的点了点头,她将鞋子从他口中抽出,「好哦,这就给你。」她张开口,将唾液尽数吐在高跟鞋里面

  托奇努力伸长着舌头,舔舐着鞋子里盛装着的蜜液,和刚才舔鞋底的疼痛完全不同,鞋底泥沙的涩味和鞋子里少女咸咸的汗味完全是天壤之别,「啊啊……」托奇不禁发出舒畅的叫声,舌头流血的疼痛都被着美味所治愈,「我……我还要……」忘却了羞耻,他向少女索求着,「要什么?说清楚嘛」少女将鞋子抽出,轻笑着问道,「要……小艾的口水,给我多点……多点啊……」「叫人家小艾大人哦」少女轻轻张开鲜嫩的红唇,将那琼浆玉液吐进鞋子里

  「哈啊……哈啊……」托奇已经彻底沦陷了,循环几次索取后,他终于发现,她的鞋子竟然如此美味,鞋子里淡淡的汗味,咸咸的,一碰到舌头,所有细胞立刻都发出了兴奋的呐喊,痴迷着舔舐着,「这副样子……还真是个抖M呢……」艾格娜咂了咂嘴,「喂,我问你哦,你是不是个抖M啊?」「我……我是……」「你是什么,说清楚嘛」她坏笑着,轻轻把鞋子往外拿了一点,「我是!我是抖M!给我鞋子啊!哈……」「你是谁呀,怎么都不说呢?」她干脆地将鞋子从他口中抽出,「我,我是对淫魔作战第三小队的队长托奇!我是抖M!我是抖M啊唔唔唔——」艾格娜猛地把鞋子塞进托奇的口中,「这才像话嘛,再说一遍吧」「我,对淫魔作战第三小队的队长托奇,是抖M!」「噗——」好像憋了很久一样,少女发出笑声,「——射精」

  在少女微笑的注视下,托奇浑身一颤,手中握着的下体疯狂的抖动起来,从尿道中,井喷一般地涌出白浊液,一股脑射到了地板上

  「再说一遍,你是什么?」艾格娜露出嘲讽的微笑,将鞋子从托奇口中抽出
  「我是抖M啊啊啊啊!我就是个对着鞋子发情的抖M,求求你继续让我舔吧——」

  托奇抬起头,他看到了自己永生难忘的一面

  自己的个队员,就在自己的正对面,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模样

  他们每个人,背后都有一个魅魔,尾巴缠住他们的腰,手死死地捂住他们的嘴,让他们无法发出一丝声音

  「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托奇口齿不清的说着,不知道是因为口中的伤还是惊讶

  「他们,从队长大人舔人家的鞋跟的时候就在啦~」艾格娜笑眯眯地站起身来,「是不是一份特别的大礼呢?全部队员,完好无损地还到你手上了哦~」
  「你这……你这个渣滓……」托奇奋力地想要站起身来,但是却因为腿被绑住,加上浑身的酸软瘫倒在了地上

  「哎呀,看来队长大人已经忘了自己射精的丑样呢。」艾格娜满面笑容的走到一个队员身边,踮起脚,「大哥哥,你说,你帮你的队长大人舔干净地上的精液好不好?」

  「你——!」托奇愤怒地瞪着艾格娜,那个队员,维克蒂姆,是自己队伍中最小的一个,但是……却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整个队伍

  「啊,顺便一提,大家都有好好地吸入人家的气味,所以都会乖乖听话的哦」艾格娜甜甜的笑着,撒娇一般地又一次说道,「呐呐,去吧去吧,队长大人看起来不想自己承担责任呢,只好依赖你把队长大人的脏东西舔干净了哦?」维克蒂姆背后的魅魔松开自己的尾巴,他顿时如同失了神一般,一步一步,迟缓的走到那摊精液旁边,用仇恨的眼神瞪着自己的队长——

  「不要,不要!让我,让我来……」托奇绝望地喊着

  「你要干什么?继续帮人家舔鞋子吗?人家很乐意哦~」艾格娜仍然是满面笑容,调皮地嘲弄着

  「我来把自己的精液舔干净——!」

  「——停下」维克蒂姆浑身一晃,几乎快要碰到精液的舌头瞬间收了回去,「——回到这被捆好」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往回走着,重新被魅魔的尾巴束缚住
  「那么,队长大人,轮到你了哦?」

  托奇在地上爬行着,屈辱,愤怒,不甘,所有情绪都在他脑中打着转,他跪倒在自己射出的白浊液旁,腥臭的精液味让他几乎呕吐出来,「人家不命令你,就这样心甘情愿地吃下去吧」艾格娜在一旁看着这番闹剧,掩住嘴发出轻笑。托奇的腰越来越低,他伸出舌头,腥臭味越来越重,好想吐,好恶心——

  头上突然传来硬硬的触感,猛地将他击倒在地上,舌头像抹布一样,无助地轻扫着地上的精液,艾格娜用脚将他的头踩住,在地上摩擦着,不停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队长大人,自己的精液好吃吧?」艾格娜将腿环绕在托奇的腰上,身体紧紧地挂在他的背后,「那么,现在队长大人,开始握住自己的小鸡鸡自慰吧——」「啊啊啊……」托奇口中泄露出绝望的惨叫,下体缓慢地流出一滩精液。

  「你这个……禽兽!」突然,队员中的一个挣脱了魅魔的手,愤怒的喊出来,托奇认出来,这是自己队员中最正直的那个,卡里吉,非常抱歉,自己居然输给了魅魔……

  「把他的嘴捂上「艾格娜露出阴冷的表情,瞪向他背后的那个魅魔,那个魅魔急忙用双手死死捂住卡里吉的嘴,他的胸膛却仍然大幅起伏着,明显是有许多话想说。

  艾格娜重新恢复到原本的坏笑,「呼呼,坏孩子要惩罚一下才好呢,那就把他榨干吧」那个魅魔听到指令,将身后的尾巴一甩,尖端的肉穴含住了卡里吉的下体,他的身体浑身一颤,四肢无力地垂下,双腿都站不稳了,「让他说话吧,听听他还想说什么呢?」他嘴上的手被打开,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颤颤巍巍地——

  「好……舒……服……」

  然后,他的身体像被电了一下,再也不会动弹了

  「卡……卡里……」托奇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不敢相信,曾经日夜陪伴自己的战友,就这样,活生生的,被榨死了……?

  「队长大人,你的队员在来之前,就已经被他们身后的魅魔榨到快死了呢,」她将嘴凑到托奇的耳边,好像在讲一个童话故事一样温柔地说着,「所以,他们的肉棒和身后的孩子们相性都很好,轻轻松松就会被榨死哟,不过,一告诉他们,让他们见一面队长,大家都好像又活过来一样精神焕发了呢。」

  「不过,看到队长这幅样子……也输给了魅魔……大家都失去希望了吧?」不知什么时候,艾格娜的双脚已经开始轻轻夹弄托奇的下体,「我和他们打了个赌,要是你,队长大人射一次,就榨死一个人,那时他们还以为全都能逃出去呢~」

  「啊啊,你一开始还射了一次对吧?那就榨死……那家伙好了?」她随手指向一个微胖的队员,那个是……缪特……队伍里最少说话的那个……但关键的时候总是非常可靠,也很听指挥……但自己错误的指挥,却让大家……

  他身后的魅魔将尾巴一甩,他微眯着的目光也渐渐黯淡了下去

  「呵呵……」随着艾格娜足部的套弄,托奇的浑身一阵发麻,他不敢睁开眼睛,他知道,自己又射了,伴随着自己精液的排出,自己的队员有一名将会失去生命……

  「咕呜」他睁开眼睛,维克蒂姆已经断气了,他怨恨的眼神,究竟是在看着自己,还是自己身后的魅魔,他不知道,也无法去想,艾格娜的足交又开始了
  如果不是这种时期……自己一定会享受的要死吧……托奇,尽力地忍耐着,艾格娜说的没错,自己的确是个抖M,这种被限制住榨精的情况,如果自己不是队长,自己不是小队的成员……就算死也好吧……

  「队长,我明白你的感受的」唯一仅剩的队员,挣脱了魅魔的束缚,说话了
  他是,塞瓦沃,队伍里最开朗的那个,不知道有多少次,他都冒着危险去拯救队伍里的其他人,今天,自己也没办法救他吗……

  「这些家伙,很擅长把人类弄得很舒服啊,我自己也没能忍住呢。」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所以,队长自己也射出来就好了」

  「反正,我们早晚都要死的,这样快乐的死去,不是也挺好的吗?」

  「你啊……啊……」托奇绝望的哭着,「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明明……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这个队长身上就可以了啊……为什么……」他决定了,自己一定要忍住,要拯救这孩子,一定——

  「嘿呀~」背后的艾格娜,突然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下体,突然被什么暖暖的东西包住了

  那是……两只纤细的,柔软的,雪白的——造物主都要为之啧啧称奇的脚
  暖乎乎的,软软的,就这样贴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托奇知道,自己输了,彻底输了

  脑子里变得一片雪白

  无需任何动作,那对玉足,只是贴在自己的下体上就够了

  「那么,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再见啦,队长~」

  轮到你了啊,队长先生~

  真是令人感动呢——开玩笑的~

  真不明白你们人类的感情呢~明明队长大人你根本就没有去救他的心思吧?他还对你那么死心塌地,真是好好笑~

  那孩子死的时候都还是笑着的,他估计临死前都还很幸福呢

  喂喂,你说话呀,你明明就是罪魁祸首吧?

  你是不是刚才因为自己的欲望害死了自己队员们?

  是吧?呼呼呼~

  你真的是个人渣呢

  说真的,我这样都能感觉得到,你根本就不配当一个人类

  呐,你看你那恶心的下体又在射精了吧

  被我的脚搓一下就射了那么多,你真的是废物呢

  很,遗,憾,已经没有队员再为你去死了哦

  所以,轮到你啦,队长先生

  你是被自己射的精液害死的哦,明白了吗?

  明明忍住就能活下来,自己偏偏要射精

  还是说,你打一开始就想被人家榨干了?

  那孩子说的没错哦,被尾巴套弄绝对是舒服到值得去死的

  特别是人家这样,从来没用过的尾巴,任何人都绝对不可能忍住的呢

  你该不会以为人家会对你用吧?噗,你这种垃圾就别想太多了吧

  其实,就连人家用脚踩到你射都觉得超——恶心

  穿着鞋子也觉得超——恶心

  嘛,那就勉为其难的,用鞋跟榨死你好了

  给我张嘴把鞋跟含住

  啊,还真是听话呢,你该不会以为人家的香味还在起作用吧?

  早就过时间了啊白痴,你现在只是追随着自己的愿望,想被人家的鞋跟割得满嘴鲜血吧

  这样骂你也没用么?你真是个纯种的垃圾抖M呢

  没错没错,就这样用最大力气去舔人家像刀子一样锋利的鞋跟

  血都从嘴里漏出来了呢,没关系,反正你马上就要死了,痛一些不是更好吗
  反正,即使人家不用气味催眠你你也会因为痛而舒服到疯掉得吧?抖M的队长先生?

  很好,那接下来就要把鞋跟插进你的尿道,嘿咻——

  因为疼痛而勃起,真是帮了人家很大的忙呢

  好了,现在就握着下体开始自慰咯

  要想好哦,尿道里还被人家的鞋跟插着吧?

  你撸一下就会因为极致的痛苦瞬间射精哦

  同时尿道里也会被人家的鞋跟割下一条长长的血痕呢

  你这不是马上就开始撸了吗,对淫魔作战第三小队的抖M队长先生?

  第三小队还剩几个人?

  是不是只剩那个抖M的垃圾队长先生了?

  他现在是不是在艾格娜大人的脚下专心致志地自慰啊?

  他的尿道是不是被艾格娜大人锋利的鞋跟插穿了啊?

  他的精液是不是混着血液都被艾格娜大人的高跟鞋吸收了啊?

  他是不是被艾格娜大人辱骂着反而射的更厉害了?

  他是不是已经意识模糊,快要死在艾格娜大人的高跟鞋下了?

  第三小队还剩几个人?

  哎呀,一个都不剩了呢

  噗咻,哇,尿道里全是血呢,这家伙还真是,很使劲地在用我的鞋跟自慰来着

  呜哇啊啊——红茶都凉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